首页 > 社会  >  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你爸妈担心你的样子,真可怜!

前不久,一篇《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: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》席卷朋友圈,各式“抛弃体”风云四起;

而后,韩寒微博怒怼文章制造恐慌,这阵焦虑的风波才轰轰烈烈地结束。

《年轻人,你在焦虑什么?》

《被焦虑毁掉的90后》

《为什么年轻人不能不焦虑》


这两年,媒体争先恐后地拿90后开涮,这群年轻人的浮躁、焦虑、佛性,被无限放大,甚至弄假成真。大家对似乎毫不讳避。一副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”的模样。

而当这群年轻人,强忍着微笑在媒体面前,却没有看到观众群的某个角落,他们的父母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们。

印度电影《起跑线》中,拉吉和米图担心自己的女儿在公立学校学不到东西,害怕跟别人沟通,不适应社会…….决定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拼尽全力,只为为自己的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。

尽管在这条奋进的路上坎坎坷坷,一路谎言和迷雾太多。

电影上映后在中国收获无数赞誉,完美诠释“所谓起跑线,其实就是父母所拥有的资本”。

于是,那些没有资本的普通家长们便开始孩子一生的担忧。网友们直呼这是一部“拍出了中国父母焦虑担忧”的印度电影。

The parents who will do anything to get their childreninto the right school

父母,就是那些会不遗余力

倾其所有让他们的孩子进入“正确学校”的人

------《起跑线》


电影结尾,拉吉终于通过了审核,而在抽签上,皮亚自然成为了“幸运儿”进入名校。而回归现实,这份担忧却是刚刚上演。

多少人的中学时代,不也曾是如此在父母的百般“照顾”下终于如愿以偿,念上那个执着了十多年的大学。

那时候,大家都天真的以为,一切会像父母从小教育我们的“上好大学就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拥有一个好前途”一样。

可是,这世界,变化太快,快到父母无法想象,快到我们无从适应。


大学

大四那年,某天晚上9点左右,正在图书馆改论文的我例常接到老爸的电话。

“上次说的街道办的事业岗位看到怎样,报名了吗?”

“没有,不报”

我干脆利落地回答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老爸依旧老生常谈的给我说他从小讲到大的道理,家里边谁谁谁985/211毕业的一样在外面混不下去,公务员铁饭碗,虽然工资不高,但福利好…...

“爸,你说的铁饭碗和我们理解的铁饭碗就是两码事,你以为铁饭碗还是公务员?现在真正的铁饭碗是拥有一技之长,依靠这一技之长到哪都不怕吃喝,这才是真正的铁饭碗,你还是少管我吧。”说完我挂掉电话,一点商量的余地没有。

老爸再次来电,叹气:“你自己想好,这么的大的人了,不管你了,也管不了你。”

一句“我们也管不了你”,我听着莫名难受,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难过。

我庆幸,

终于可以不再费尽力气敷衍,

可以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了;

我难过,

我隐约感觉到两个年过半百老人的无奈。


工作

毕业后,终于没如父母所愿进入体制,也终究没有如自己所想,做自己喜欢的工作。

毕业那年正是销售盛行的一年,广场,地铁口,甚至饭店里,都会有衣装整洁的销售人员时不时过来跟你搭讪,笑容满面。

“要不试试销售吧?没专业限制,门槛也不高,只有愿意拼一把,月过万不成问题。”

我去了,入职第一天,我心里暗暗告诉自己,一定要努力,在这个城市今早有立足之地。

我开始像虎狼追赶猎物一般拼了命地奔跑。

白天寻找目标猎物,晚上美其名曰“维护客户关系”,把酒喝到吐还喊着,服务员,再来一打!

叮叮叮~

“妈,我正在陪客户呢,晚点回去了再给你回电话。”我醉醺醺说完就挂。

酒局直到凌晨1点才散,回到出租屋倒头就睡,醒来如若不是11个未接电话来电提醒,我大概早忘了,我妈还在等我回电话这事,随手翻了通话记录,从昨晚的12点到早上10点,平均每小时一个。

“妈,昨晚忘记回你电话了,害你担心一个晚上了。”

“好好,没什么事就好,酒喝多了伤身……”

于她而言,她仅仅只是想确认,我是否完全就足够了。

在广州,很久没见过星星了,我不知道,那晚老家的天空是否依然清澈,老妈可是数着星星到天亮?

这世界上,关心你的人分两种;

一种叫爸妈,一种叫其他人。


家庭

毕业第三年,我27岁。

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一份看似还不错的收入,总算是安定了一些。

只是看着日益飙涨的房价,觉得远远还不够,一边工作,一边私底下寻求客源,准备随时创业……

而对远在老家的爸妈而言,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,在他们看来这都不算稳定,唯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庭,那才是真正的稳定。

“你想创业,很好啊,可是都说成家立业,先成家后立业……而且,你以后事业上升,也需要一个贤内助不是吗?爸爸妈妈现在是什么都不懂,帮不上你忙了…….”

可彼时的我,资金人源紧缺,处境内外艰难,丝毫没有心思精力去思考终身大事,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经验好一段感情。

“好啦好啦,不要天天说这事,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忙了”我语气急而烦躁。

这个世界只有面对那两个人,

你永远也开不了口说你的艰难,

一个是父亲,一个是母亲。

我们一路长大,越走越远;

而他们,一直跟在我们身后,担心我们学习,担心我们工作,担心我们身体,担心我们家庭……操着永远也操不完的心。

“养成好习惯,照顾好自己。”

我在墙头最醒目的位置贴了一张便条。

做不到让他们不担心,那就尽可能让他们放心。

因为他们担心你的样子,真的很可怜。


-END -

编辑|阿熊

未经允许,严禁转载

如需转载,请戳「熊猫校招实习」公众号底部菜单栏

热门标签:,包大人来了演员表,包逢迎因,包射网 另类酷文,薄茶妍,薄希来近况,薄熙来第一任妻子,宝宝计划软件 上全狐网,宝宝计划软件下载 上全狐网,保坂尚辉,堡主你真坏,豹王爱奴,暴君的七夜罪妃

注:除标注本站原创外,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-62-94-35@qq.com

朝阳新闻-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备案号:申请者

联系我们|lyhcxwc.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